博客网 >

一件理性的诉求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生活 文学 社会

一件理性的诉求

文/ 杰弗里·道格拉斯博士*           编译李康民 

简介               (其他新闻)出版人罗伯托·萨维奥 

营养问题不仅对第三世界而言是一个基本问题。食物变得越来越没营养,并已被医药部门和企业集团所接管,食物各项参数与健康没有一点关系,倒是和利润有很大关系。 

但在第三世界这种利益斗争特别有害。有些国家的一些商业公司,像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法国,一直能以联合国系统名义在它的粮食援助计划里,采用明显有缺陷的营养标准。例如,法国产品‘胖干果’含油15%,含糖30%。 

虽然这有助于恢复一个严重营养不良儿童的身体,单纯的热量并不构成一个有效和持久的身体发育的真正基础。我们在这一期将发表由著名营养师杰夫写的一篇文章和在津巴布韦一所学校研究的一个案例的短视频,由当地的一位化学家在南非开发的一件产品。在贝宁Tanguieta'的贫困地区,“其他新闻”的发布者在医院亲自分发强化食物*,在那里杰夫给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创建了一个亭子,以纪念他的妻子科莱特。每年分发30万份强化谷物,印象令人深刻。

注:强化食物(粥)指加了某些维生素和矿物质的食物,称为强化谷物(ePap® cereal),它能帮你保持健康。

但是,当联合国系统拒绝对强化谷物和其他产品之间作对比研究时,分歧变成了政治问题。为了分发强化谷物,联合国要求提交的东西要符合相同的标准,脂肪含量和糖的含量要符合所采用的有缺陷的标准。 

 通过分发这些文件,(其他新闻)的发布者想把我们的注意力从重要的援助国引向对援助政策日益依赖的读者群社会。尽管政治现实必须要考虑,有一些地区,像儿童一样,那里利润应该屈从于人性。   


一件理性的诉求

文/ 杰弗里·道格拉斯博士*     

译/李康民 

2013年,在贝宁Tanguiéta地区进行了一项中试,以评估强化谷物作为营养补充剂的有效性,以改善6个月至59个月儿童的营养状况。强化食物被选作研究对象,因为它是全麦的,不像许多基于精制的谷类面粉的补充食物那样,在加工过程中失掉很多的营养成分。食物有螯合物和食物状态的营养强化,与许多使用维生素和矿物质分离物做的补充食品不同。强化食物是预煮过的,不像许多补充食品,食物需要烹饪,烹饪会破坏维生素。 

未公开的结果表明,强化食物是改善营养状况的一种有效方式。据准许的加入研究, 87%的儿童有营养问题,其中32%有严重的营养问题。8周之后,这种模式被逆转,88%的儿童营养正常,而且没有小孩显示有严重的急性营养不良。人体素质稳步上升,血红蛋白水平从6.8显著提高到8.9克/分升。 

这项中试证实在南非亚历山德拉乡做评估时发现,强化食物对患结核病的育婴堂孩子和成人健康和福祉有良好影响。像在贝宁的研究一样,这一次进行的试验,受到显著的资源限制,从而不可能控制所有的混杂变量,但是,尽管如此,其结果随时间推移统计分析显示有显著变化。

成年人之间的总体幸福感得到改善,伴随着较少报道能量低,与一项在马拉维研究形成强烈对比,是用玉米大豆混合物(CSB)和‘胖干果’(Plumpy’Nut)。成人参与者的腰臀比没有变化,可见体质指数(BMI)增加表明,体质指数的增加是由于肌肉的增加,而不是脂肪的增加。在儿童也有类似的结果,其中观察到瘦体质的有改进。成人和儿童手的握力得到改善,支持下列观点,即体质指数增加比起瘦肌肉质量的改进可能是第二位的。 

本研究人群的生活饮食习惯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精制玉米稀饭(PAP)和面包,它们都根据南非政府的指导方针强化了维生素A、锌、铁、叶酸等多种维生素。然而,尽管依赖这些强化食品,数据显示出微营养素缺乏的基线水平处于高位,这表明这些主食与化学分离物即强化不会导致营养过剩(repleteness)。特别是,在一个月后,铁水平有显著改善,而南非经五年多的铁强化小麦和玉米粉,并没有实现类似的改进。

批评这些中试很容易,但结果强烈表明,它确实有可能用一个产品扭转营养不良,但不是用精制的淀粉填饱孩子的肚子,也不是用脂肪和糖类,而成本比‘胖干果’要低。

在我太激动之前,许多读者也许认为我们已经懂得了全球营养危机的原因,并认为科学有了解决方案,但他们错了。  

德国科学家尤斯图斯·冯·李比希(1803-1873)确实有很多答案。1840年,在他的专著里,关于化学在农业中的应用,他宣称植物的生长只需要三种土壤养分。就是氮(N)、磷(P)和钾(K)。这是“氮磷钾观念”的诞生,直到今天。

单一耕作已经替代混作、轮作和有效的畜牧业。植物总是集中在它们的根部,和从表层土获得它们的大部分营养,那里有机物和微生物的浓度是最高的,并且其中大部分生物在那里活动。但是,现在农民忽视这点,也忽视深犁。全部需要就是氮磷钾。 

李比希的其他伟大的宣言是:人的成长完全依赖于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和脂肪的正确平衡。‘均衡饮食的心理’诞生了,再一次,留存到今天。我只想说的是,在他提出这种说法时,维生素及必需微量营养素尚未被发现。

这两项李比希的主张是典型的科学还原论,它决定了只有通过严格的随机对照试验来确定什么是有效的,而在定义上它忽略了通过定性研究向科学提供的宝贵贡献。对我们来说,可悲的是可持续农业的死亡和良好营养的死亡都在李比希的门口,而他对发展羰基合成立方的开拓性工作几乎没有证明任何延缓。现代耕作方法已悄悄地以养分含量为代价使产量最大化。深耕、氮磷钾肥料、杀虫剂、杀菌剂、单一种植、早期收获、长途运输和人工催熟都在发挥作用。农业业务已经成为大企业,以牺牲质量为代价追逐利润。 

今天,我们的食物含有它一百年前它包含的必需的微量营养素的一部分,而食品工业已经加剧了研磨、精炼、加工及大量添加剂的使用,糖、玉米糖浆和氢化油(反式脂肪)。

其结果是隐性饥饿(B型营养不良)在全球大流行,以饥饿和肥胖折磨人。即使在西方,人们寿命虽延长了,半数人都有健康问题,需要定期开处方药。

隐性饥饿影响着20多亿人口。即使一个人能消费足够的热量和蛋白质,假如他缺一样单一的微量营养素 -或维生素和矿物质的组合 -他们的免疫系统就会受损和感染。 

多种微量营养素缺乏表现在慢性退行性疾病,包括肥胖症和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脏疾病、精神疾病和痴呆,以及在免疫功能受损的条件下,如癌症、结核病、哮喘和关节炎等的一次暴发。

在许多第三世界国家里,今天的主食是精制的玉米粉或其他谷类,面包(主要是精面)、白砂糖、传统的人造奶油(反式脂肪)和食用油。这些都是'空'的热量。难道不奇怪慢性退化性疾病不断上升,而免疫力受损?你难道不奇怪,这种隐性饥饿与感染性疾病的反复发作相互起作用,导致每年有350万可预防的孕产妇和儿童死亡。 

所以,我们在做什么呢?人们早就知道,受孕和孩子的第二个生日之间的1000天都到孩子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有证据表明,这段时间正确的营养,每年可以救治100万以上的生命,可显著减少疾病给人和经济的负担,如结核病、疟疾和艾滋病毒/艾滋病,降低以后生活中患各种慢性疾病的风险,提高一个人的教育水平和賺钱的潜力,给国家每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加2%以上。 

其结果是,著名科学家、经济学家和健康专家一致同意,改善1000天窗口期的营养状况是我们可以实现的全球健康和发展持久进步的最佳投资之一。 

有人认为,该方法是现成的,负担得起的和具有成本效益的,还应包括确保母亲和年幼的孩子得到他们所需要的维生素和矿物质,促进良好的营养实践 -包括母乳喂养和适当的健康的婴幼儿食品 -和用特殊的食疗食物治疗营养不良的儿童。

可悲的是,许多这样的全球性努力包括用化学分离剂强化精致主食和分发玉米大豆混合物(CSB++),和用’‘胖干果’和粉状物。不幸的是,正如爱因斯坦所说,“我们不能用我们创造问题时采用的同一种思维来排忧解难。” 

让我们先来看看强化的一个例子。为了解决微量元素缺乏,特别是在最脆弱的,以及全球联盟有关改善营养(GAIN)的建议下,南非在2004年开始了食品强化计划,在所有的玉米粉和小麦粉里加入铁、锌、维生素A、叶酸等B族维生素。但是过了五年,该项目被评为一件完全失败。除了叶酸地位有适度改善,儿童广泛的维生素A、锌和铁缺乏症全都增加了。 

这也难怪,一次审查是针对78个国家单独对强化面粉加铁所作评估程序的,最有可能结论是无效。主要原因是,化学分离物比全营养食品的生物效力会有显著下降。尽管这样,以化学分离形式微量营养素强化或补充有缺陷的饮食用是现在普遍的做法,尽管太多的科学证据表明,它们吸收差,很少在人体中发挥预期的作用,并在某些情况下,可能有毒。 

50多年前已知道在谷物中有植酸,与重要的矿物质如铁和锌结合,能形成不溶性的植酸盐,不被肠道吸收。植酸也能与维生素B3螯合,缺乏维生素B3会引起糙皮病。由于这些原因,植酸被认为是抗营养的,这使得用无机矿物质强化玉米和小麦面的尝试徒劳。

玉米大豆混合物(CSB++)怎么样?工作在世界各地有100个国家在做,‘世界梦想’是一个基督教的人道主义组织,致力于帮助儿童、家庭和社区通过解决贫困和不公正的根源充分发挥其潜力。‘世界梦想’站在与饥饿作斗争的前线。它是帮助孤儿和弱势儿童的最大组织,它安置世界粮食计划署(WFP)提供的约85%左右的粮食援助。世界粮食计划署运送精制的余粮,最有价值的营养物质已从余粮中被去除并作为动物饲料出售。它们的特殊营养品,玉米大豆混合粉(CSB,CSB +和CSB ++)基于精制玉米和大豆,加入化学分离物形式的维生素和矿物质。产品需要烹饪。因此,大部分的好材料再次被去除,放回去的东西又被植酸或蒸煮所破坏。

在非洲整个市场推广‘胖干果’作为与营养不良作斗争的一个重大突破。由法国Nutriset公司制造,由安德烈·Briend博士设计,用于最多两到三个星期的严重急性营养不良的情况。这是适当的,但它不是在实际情况下的现实,那里‘胖干果’被誉为是一个奇迹食品和作为解决中度营养不良,特别是在非洲。这完全是胡说八道,但它尚未因索赔而受到质疑。

‘胖干果’是奶粉(30%)、糖(28%),花生酱(25%),棉子油(15%)和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的化学分离物的组合。它具有糊剂的稠度。现在大家都懂得高糖和高脂肪对幼儿有危险,英国政府最近禁止对幼童登载这类产品的所有广告。这项禁令包括‘胖干果’。

有科学证据表明,‘胖干果’增加体质指数和中上臂围(MUAC)。挽救一个垂死的孩子时很有用。在中度营养不良情况下,体质指数或中上臂围的增加并不告诉我们任何营养状况,除非我们相信,胖孩子是健康的孩子,那里的证据是,‘胖干果’使儿童营养过剩,或它改善了营养状况吗?至于微量营养素而言,‘胖干果’也用具有低生物效力的化学分离混合物,对营养不良的营养需要几乎没有什么影响。最后一个抱怨是,其成分的高成本很使它难以负担得起,因此在一个资源贫乏、没有捐助者资助的情况下是不可持续的。 

规模最大的营养干预措施之一才刚刚开始。名为“在莫桑比克和马拉维农村为6-23个月儿童开发与文化相适应的、补充营养餐计划的形成性研究”该项目协议说明,除其他外,“它会识别适当添加辅食的潜在障碍和促进因素,而这些发现将被用于开发以当地食品的概念和行为,制定文化上适当的信息和通信策略去成功地促进与年龄相适应的,高能量的食物,包括但不限于营养酱(Nutributter)(一种‘胖干果’的变体),这将在6-23个月之间儿童中产生适当而持续的使用。” 

它对所有人应该是可怕的“开发文化发展相适应的儿童补充营养方案”是断奶的一种委婉说法,每天用高脂肪、高糖‘饲喂’。2013年,在达沃斯,马克·范·阿美林金,GAIN的执行董事强调营养不良和肥胖之间的联系,以及有多少新兴国家遭受现在被称为营养不良的双重负担。 

假如强化食物玉米大豆粉(CSB++)和‘胖干果;对营养状况没有有益的影响,如果有的话,很少。并没有出现“促进良好的营养实践,给婴幼儿带来适当的、健康食品”,粉末状食物怎么样? 

粉末状食物被称为家里强化食物的一个创新。它们是小香袋含有粉末状微量营养素混合物,可以容易地撒在在家庭准备好的食物上。这个想法看起来很有吸引力,但是,再次,将微量营养素作为一种化学分离物。在巴基斯坦最近有一项大的权威的研究,在1000天之内,使用微量营养素粉末。结果被刊登在‘柳叶刀’杂志上,它表明有效的营养增益失败。在治疗组血红蛋白有改善,但他们都保持贫血状态。有一组生得到改善,但有限。血清锌和维生素A变动不大。副作用,包括腹泻 - 这说明锌元素应该降低 -如果锌严重不利于带来任何好处。这不是任何人都应该推荐的干预,对那些懂得营养形式重要性的人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如果我们认真对待营养不良的困境,现在是时候了,我们要做强大的比较研究,以证明最好的前进方式。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全球改善营养联盟’‘世界梦想’组织争辩说,他们做什么的好处并不需要证据,因为那是大家所公认的做法。这是无法接受的。‘世界梦想’组织也是不可以接受的,它声称它是有着最高良好管理的道德组织,认为他们不是这一领域的专家,但是按好建议行动的机构。任何人在做什么,但出于好意,我们的孩子绝对必须知道他们正在做的什么可能是最好的。

但是,现在我们有了两种强化食物的试点研究,不仅带来了希望,而且支持所有参与这些研究的轶事证据。它也满意地发现,根据爱因斯坦的前提,我们可以少做事(采用全谷,在强化上采用仿生设计)而做的更好(营养过剩)。用丽塔·梅·布朗的话说,“一遍又一遍做同样的事情是精神错乱,却期待不同的结果。”


<< 达沃斯俱乐部 / Ecological Crab ...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zerichin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