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博客乱炖

从利雅得经喀布尔和巴格达到巴黎

胡里奥·戈多伊  (深度新闻分析)          秋叶译2015-11-29

译评:请看美国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的嘴脸!

柏林(IDN) - 在2014年1月和2月它至少发生两次:美国参议员约翰·麦凯恩明确表示感谢上帝“为沙特和班达尔亲王和我们卡塔尔的朋友”支持了反叙利亚独裁者巴沙尔·阿萨德的逊尼派伊斯兰反对派。第一次是2014年1月麦凯恩对美国电视网CNN说的,一个月后他在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发言第二次说了这话。 

麦凯恩只是指沙特阿拉伯帮助建立伊斯兰国的游击队以恐怖方式进入大马士革。班达尔亲王苏丹曾在华盛顿担任沙特驻美大使 – 非常奇怪的是,在2001年,正好与针对世界贸易中心和华盛顿的袭击时间吻合。 

 奇怪的是,2001年9月,19个劫机者中有15个人是沙特人,就像本·拉登。班达尔亲王从2005年至2015年1月,也是沙特国家安全委员会有权势、无情的秘书长,从2012年至2014年年中,也是沙特情报总局的负责人。此外,班达尔亲王一直是美国布什王朝尊贵的贸易伙伴,利用凯雷投资集团作为他的投资渠道之一。 

麦凯恩对班达尔亲王表达感谢非常奇特,因为沙特王子已经很多年 - 至少可说 – 是一个在阿拉伯和世界政治极具有争议的人物。在2013年8月,麦凯恩一再向他磕头前5个月前,班达尔亲王曾面临严重的指控,他向叙利亚逊尼派游击队提供了化学武器给,与巴沙尔·阿萨德的政权作战,进攻乌塔大马士革郊区,那次攻击至少死了335人。

黑暗的逊尼派王子

对班达尔的指控浮出水面,因为叙利亚反政府叛乱分子承认,沙特控制的雇佣兵给了他们“管导样结构”和“巨大的气瓶”供随身携带,或将它们储存在大马士革周围的隧道里。据报道,班达尔亲王提供的这些“气瓶”和“管样结构”。显然,叛乱分子从来没有告诉他们如何使用这些瓶子。亦没有对里面的内含物提出警告。 

但根据西方官员对事件的叙述,由美国、英国和法国坚定地含沙射影并通过阿拉伯联盟旁敲侧击地说,对叙利亚平民的致命化学攻击是由巴沙尔·阿萨德的叙利亚军队士兵犯下的。直到今天,西方政府和媒体继续不断地重复反对阿萨德的指责,坚持不理会班达尔在悲剧中扮演的角色。

同样道理,西方国家政府忽略班达尔亲王和俄罗斯国家元首普京之间在2013年8月的闭门会议中泄露的抄本。这些证明,假如有必要拿出证据,沙特外交政策的性质是无情,尤其在叙利亚。 

根据笔录,班达尔亲王提出在中东地区与普京结成战略联盟,如果俄罗斯领导人同意推翻巴沙尔·阿萨德的话。如果普京不同意这样的目标,班达尔明显地威胁要下令车臣的恐怖组织对俄罗斯索契在2014年2月举行的冬季奥运会实施恐怖袭击,普京没有接受这个提议,并且直到今天仍然忠于阿萨德。

由英国报纸刊登,据沙特王子和普京之间会议的一个电报版本,据说情况是这样的,沙特王子宣称:“我可以向你保证保护明年的冬奥会。车臣团体对比赛安全的威胁由我们控制。” 

班达尔亲王接着说,在叙利亚工作的车臣人是一种压力工具,可以打开也可关闭,电报报告补充说。“这些团体不会吓我们,”班达尔说。“我们在叙利亚政权的脸前使用他们,但他们在叙利亚政治前途上没有任何作用。”

对班达尔这样的指控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麦凯恩是如此热衷于在公开场合大赞反阿萨德逊尼派武装,或感谢阿拉伯海湾的逊尼派暴君帮助创建伊斯兰国游击队。 

事实上,麦凯恩不是他一个人在逊尼派独裁者面前屈膝下跪(genuflecting)。逊尼派国家,包括土耳其在内的大联盟以及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成员在那时向反阿萨德的激进伊斯兰反对派提供军事、后勤、公关支持。而这个口号:“我们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无论他或她有没有(我们暂时朋友的)资格证书”。

伊斯兰国采用石油换武器 

例如,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土耳其一直在购买,并允许从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控制的油田贩卖石油。现在被指控组织在巴黎对平民实施恐怖袭击的残暴伊斯兰游击队组织由于资金从石油秘密销售大量流入使它的活动获得资金。 

据英国卫报,“这些石油利润帮助(伊斯兰国)支付其新开的工资账单:一个战士每月500美元,一个军事指挥官约1200美元”。 

同样,强有力的进一步证据表明,沙特是创建逊尼派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关键,消灭沙特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什叶派敌人。在2014年7月,英国独立报报道,传说中的班达尔·本·苏丹王子与英国秘密情报局军情六处前负责人理查德·迪尔洛夫爵士在90年代末,也许21世纪初之间某时的对话。 

据迪尔洛夫本人,班达尔亲王对他说:“理查德,在中东时间已经不多了,到那时‘愿上帝保佑什叶派吧’。十亿多逊尼派只是受够了。” 

什叶派是伊斯兰教的第二大教派,并构成逊尼派穆斯林的大敌。逊尼派伊斯兰教尤其是极端缺耐心的瓦哈比分支机构,总部设在沙特首都利雅得,把什叶派和其他伊斯兰教派视作非穆斯林的背教者和多神教徒。

大多数的什叶派人口集中在伊朗,因此,利雅得和那一伊斯兰教派之间有致命的敌意。大批什叶派也生活在阿拉伯世界的叙利亚、伊拉克、也门和其他地方。这是如今常常识性的智慧,在叙利亚的战争是代理人的战争,是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大的冲突解决唯有战斗。巴沙尔·阿萨德是什叶派统治的伊朗的盟友。

迪尔洛夫自己在2014年7月皇家联合服务研究所做演讲时证实了这句话。1999至2004年军情六处的负责人迪尔洛夫称他与班达尔的谈话“令人不寒而栗的言论,我记得很清楚,确实是这样”。 

中东《独立报》的通讯员 帕特里克·科伯恩称迪尔洛夫的透露具有“爆炸”性,但同时奇怪它为什么没有引起媒体的注意。科伯恩还补充说:“令人惊讶的一点(媒体)的关注。”:“对迪尔洛夫讲话的报道重点说伊斯兰国对西方的威胁言过其实了,因为不像本·拉登的基地组织,它被一个新的冲突'所冲淡了,基本上成了穆斯林之间的冲突”。不幸的是,该地区的被(伊斯兰国)俘虏的基督徒发现这是不正确的,因为他们的教堂被亵渎,他们被迫逃离。基地组织和ISIS之间的区别在于,后者组织得更好;如果它攻击西方目标,其结果很可能是破坏性的。“(重点是作家的)。巴黎现在可以确认,科伯恩的预言是极正确的。


<< 从利雅得到巴黎 / 伊斯兰国的触角通过华盛顿伸向巴黎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zerichin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