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博客乱炖

伊斯兰国的触角通过华盛顿伸向巴黎

塔尔米兹·艾哈迈德*         秋叶译 2015-11-25

 *塔尔米兹·艾哈迈德是印度前驻沙特阿拉伯、阿曼和阿联酋的大使

来源《在线》2015-11-16

叙利亚危机证明,美国继续利用激进的萨拉菲伊斯兰教派作为其外交政策的一个工具。 

11月13日周五的晚上,三个小组共八人攻击了巴黎的7个目标。他们杀害了近130人,几百人受伤。大多数遇难的人都在一个音乐会上,欢乐的歌声和笑声结果带来一个突然和恐怖的夜晚。伊拉克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IS)已赶忙承认是他们干的。总统奥朗德把这次袭击描述为“战争行为”,并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首次。在叙利亚五年自相残杀冲突的阴影现在已经抵达西方文化的心脏。 

自2014年6月伊斯兰国戏剧性地拿下摩苏尔之后受到了举世瞩目,紧接着它占领了大片伊拉克叙利亚边境的其他地区,并宣布这些历史上美索不达米亚的土地是“哈里发”辖地的声明,地区冲突几乎每天变得更新、更猛。数百名叙利亚士兵、信仰雅兹迪教的库尔德人和其他伊拉克平民以及一些西方人质已被草率地以斩首方式被伊斯兰国所杀害,他们往往被捕并在世界各地的社交媒体广泛宣传。 

虽然受到美国和海湾合作委员会兵力的攻击,伊斯兰国军事上尚没有遭遇任何重大挫折;事实上,它已逐渐巩固了自身并成为原始国家,有了许多国家秩序的属性 – 有最高的咨询委员会、有常规的武装、有大量财政资源、部长理事会、有各省省长、有正常运作的司法系统、有严格的安全部队和提供市政和福利服务。而且,它似乎已经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新兵渴望加入其行列、开展爆炸和自杀任务毫无困难。阿拉伯事务的杰出评论家阿卜杜勒·巴里·阿特万最近估计,伊斯兰国的干部约有10万战士,主要来自阿拉伯世界,也有来自其他亚洲国家,甚至有几千来自欧洲。

近几个月来,伊斯兰国出现在美索不达米亚之外 - 西部在利比亚,东部在阿富汗。它也扩大了支持基地,分布广的圣战组织(或他们的分裂集团)宣布从属哈里发人数多于基地组织。 

在过去几个月中,随着伊斯兰国的掠夺,叙利亚的地面战争处于胶着状态。由于海湾合作委员会支持的‘萨拉菲’力量无法战胜仍然忠于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民族力量。从9月30日起,俄罗斯站在阿萨德政府一边卷入冲突,部署了它的飞机、坦克和监视能力,地面局势发生了急剧变化。俄罗斯已经开展了对反阿萨德的所有敌对势力的致命轰炸,不分他们是否伊斯兰国还是其他反叛势力,但前者获得了至少五分之一的攻击。 11月10日,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军队从伊斯兰国手下拿下阿勒颇东部和Kweiras空军基地,威胁到集团与拉却(Raqqa)和伊拉克境内之间的后勤联络。在土耳其边境的叙利亚库尔德人势力得到整合已经封锁了从土耳其补充武器和人员。 

伊斯兰国已经回应这些攻击,通过对其敌人升施行一些苛刻的报复。 10月10日,它在土耳其安卡拉进行了在两次连环爆炸,死了128人,主要是库尔德示威者被打死。 10月31日,它声称对俄罗斯客机空难承担责任,该飞机从沙姆沙伊赫飞往圣彼得堡,超过200人丧生。俄罗斯否认这一点,并称碎片不含爆炸物的痕迹。在11月6日和12日,它黎巴嫩境内进行了两次爆炸,炸死了40人,并幸灾乐祸地说,它已成功地袭击了什叶派的“变节者”。一名黎巴嫩评论员哈利勒哈布预示说:“还会有更多的流血事件。” 

在巴黎袭击的前夕,美国宣布,其无人驾驶飞机杀死了穆罕默德·恩瓦齐,他也被称为“圣战士约翰”,来自英国的伊斯兰国成员,他曾主持数次ISIS杀人的视频,在世界各地放映。针对这一消息,英国首相卡梅伦曾表示,这是对恐怖组织心脏的一次打击。”另外,美国人还宣布,他们已经杀死了ISIS在利比亚的头目,伊拉克国籍的阿布·纳比勒。 

巴黎的攻击是针尖对麦芒的攻击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并直接联系到叙利亚的冲突。对这些来自叙利亚冲突各方角色之间的攻击的反应揭示了其深层的教派和政治分歧:无论真主党还是49个反阿萨德的民兵团体都强烈谴责这一袭击事件。但是,尽管真主党认为ISIS是由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和土耳其提供支持的恐怖分子的产品,反叛民兵声称阿萨德是叙利亚恐怖活动的心脏。 

巴黎的攻击标志伊斯兰国首次跳出西亚,组织了一次对西方“远敌”的攻击,从而表明它已承担起全球圣战的基地组织的议程。另外,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是否在巴黎袭击事件是由当地的、本地的分支机构还是由从中央领导的专家参与,很显然,尽管它受到世界主要大国的惩罚,ISIS仍保留了相当的弹性,并在短期内,它已经建立了网络使之能穿越世界先进国家的安全警戒线。 

更广泛的共谋

沙特为首的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土耳其和美国从错综复杂的局面中显得毫无功劳。沙特一直集中企图叙利亚政权的更替,他们允许那里的冲突变成一场教派的冲突,他们支持圣战组织,其中包括基地组织有联系的Jabhat AL-Nusra,反对伊朗的战争代理人。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在叙利亚冲突的早期阶段,也同样痴迷于推翻阿萨德,因为阿萨德被看作是反对土耳其的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支持者。埃尔多安允许圣战者跨越土耳其边境自由进入叙利亚,之后扩大了ISIS的行列。

美国的做法一直是最色厉内荏和无原则的:虽然在开初拒绝在叙利亚进行直接军事介入,它让沙特放开了手脚以换取与伊朗达成核能协议,海湾合作委员会的支持。这确保了在叙利亚的主要叛军是圣战者,其中许多人把他们的武器卖给ISIS或者干脆加入其行列。后来,美国看到俄罗斯进入叙利亚对其全球主导地位构成了威胁,又与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一起向反政府武装提供最有效反俄罗斯装甲的TOW导弹来削弱俄罗斯的军事努力。 

然而,美国最近的报告表明,甚至美国人该受到更严重罪行的指责。迈克尔·弗林中将在今年8月的报告里说,美国继2006年伊拉克的军事失败,新保守派在2007年说服了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支持动议,在“叙利亚和黎巴嫩真主党之间打进一个楔子”来推翻阿萨德政权; 这只有支持在叙利亚东部建立的一个“萨拉菲公国”才能完成。对此,有报道称,标志着沙特和其他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支持伊拉克逊尼派激进分子的开始,后来它演变成ISIS。在冲突论坛,该论坛发表一份报告,结论是:“叙利亚冲突的圣战化(jihadification)一直是美国政府 '故意' 的决策。”

在2014年10月在公开讲话中,美国副总统拜登把他的讲话放在属于责备的那一类里:“......我们在该地区的盟友是我们在叙利亚的最大问题。他们是如此决心要拿下阿萨德,实质上有一场逊尼派和什叶派间的战争...... [即]他们倾注了数十亿美元,几千吨、几万吨的武器给了愿意反对阿萨德的任何人,除非他们是从世界其他地区来的Al Nusra、基地组织和圣战者的极端分子。”

伊斯兰国从叙利亚到巴黎的路起源于华盛顿。


<< 从利雅得经喀布尔和巴格达到巴黎 / 有关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你需要知道的...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zerichina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